在谷歌开除那名工程师之后,硅谷的政治气氛越发复杂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4 01:18

  涉及整个美国政坛的文化战争目前已经登陆硅谷。

  这一现象在本周变得更明显。周一,Google开除了软件工程师詹姆斯·达莫雷(James Damore),因为达莫雷写了一份内部备忘录,质疑了公司的多样化努力。Google 对于此事的处理引发了激烈的辩论。一些人指责该公司对于达莫雷表达个人思想的做法进行了压制。科技领域的女性支持者则表扬了 Google。对于右派来说,这是科技行业不接受意识形态多样性的一个强烈信号。

  长期以来,硅谷在政治上一直偏左。这里拥有自由市场理念以及些许自由主义味道,但也仅限于此。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将科技行业放在了显微镜下,使人们看到了它是怎样对表达异议的人进行惩罚的。现在,Google 对达莫雷的开除使美国科技之都陷入了与其它地区一样的辩论之中。

  这种分歧在硅谷已经积累了一段时间,甚至波及了最高层。去年,随着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崛起,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一些业内人士在政治上公开支持当时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这使他们自身受到了影响。

  社交网站Facebook董事兼 Netflix 总裁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告诉 Facebook 投资者兼董事彼得·蒂尔(Peter Thiel),由于支持特朗普,蒂尔在董事会的表现将获得负面评价。Facebook 旗下虚拟现实初创公司 Oculus VR 创始人帕尔默·勒基(Palmer Luckey)被迫离开了公司,因为媒体爆出了他为一家支持特朗普的组织提供资金的秘密。

  Facebook 董事彼得·蒂尔(左)与 Netflix 总裁里德·黑斯廷斯。黑斯廷斯告诉蒂尔,由于蒂尔支持唐纳德·J·特朗普,因此他在董事会上的表现将获得负面评价。图片版权:照片说明:Andy Chen/《纽约时报》。照片:Andrew White/《纽约时报》;Justin Sullivan/盖帝图像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市场营销教授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表示,达莫雷的言论对左右两个政治派别均具有额外的份量,因为他是 Google 的工程师,而 Google 又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

  加洛韦表示,Google 与 Facebook、亚马逊和苹果公司等科技巨头“被视为美国社会的支柱。来自这些公司员工的争论和陈述具有不同的份量。”

  长期以来,尽管科技公司的员工一直以男性、白人和亚裔为主,但是科技行业在支持移民和多样性等问题上一直步调一致。不过,在特朗普去年当选总统以后,他对政治正确性的抨击、对女性的粗俗语言以及限制移民和否认气候变化的行动似乎对科技行业的许多理想产生了威胁。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言论可能也在鼓励科技行业的异议者发表自己的观点。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亚当·加林斯基(Adam Galinsky)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允许人们表达被一些人称为‘政治不正确’的观点。此外,特朗普的许多政策违背了这些公司支持的包容理想,这形成了另一种推动力。”

  周一,Google 总裁桑德尔·皮蔡(Sundar Pichai)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达莫雷之所以被开除,是因为他违反了公司的行为准则。具体地说,他在工作场所一直持有“有害的性别成见”。达莫雷曾表示,女性在科技行业比例不高的现象可能来自生理原因,这种说法在 Google 内外引发了广泛的愤怒。达莫雷解释说,他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他还表示,他正在考虑对 Google 开除自己的做法提起诉讼。

  女权倡导组织 New Agenda 主席埃米·西斯金德(Amy Siskind)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达莫雷是“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典型白人男性”,这种人担心当女性和有色人种“获得平等的机会时,自己的平庸就会暴露出来”。

  达莫雷的备忘录和他被免职的消息使他成了右翼网站上的英雄,比如 Breitbart,该网站曾长期批评科技行业的政治倾向。

  WikiLeaks 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在推特上表示,“审查是失败者的玩具”。同时,他也向达莫雷抛出了橄榄枝。哈佛大学认知科学家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推特上表示,Google 的行动可能会使特朗普在科技行业获得更大的支持。

  “通过将一个在备忘录中谈论女性科技工作者的员工开除,Google 将科技行业之中一个很大的群体推向了特朗普阵营,”平克博士写道。

  在硅谷,PayPal 创始人蒂尔是特朗普最高调的支持者之一,这种政治立场使他受到了其他科技界人士的嘲笑。去年 8 月,在特朗普被共和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的几个星期之后,Netflix 总裁黑斯廷斯向蒂尔发出了警告,称他对特朗普的支持可能会使他面临严重后果。这个例子显示了人们对蒂尔的敌意有多强烈。

  蒂尔是 Facebook 最初的投资者之一,曾在共和党大会的黄金时段发表过支持特朗普的演讲。黑斯廷斯则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他在去年早些时候表示,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他将“毁掉美国的许多重要精神。”

  作为负责评价 Facebook 董事的委员会的主席,黑斯廷斯在 8 月 14 日的电子邮件中告诉蒂尔,在第二天对于 Facebook 董事的审查中,蒂尔的政治主张将会对他产生不利影响。

  《纽约时报》得到了这封电子邮件的副本。在邮件中,黑斯廷斯向蒂尔写道:“我认为我们的董事会拥有良好的判断力,尤其是在我们所选择的新任国家领导人可能带来意外灾难的时候。你支持特朗普担任总统使我感到非常困惑。对我来说,这不仅是‘不同的判断’,而且是‘糟糕的判断’。拥有一定程度的思想多样性是有益的,但我觉得你的判断极为糟糕。董事会里的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同事拥有这种判断。”

  里德·黑斯廷斯去年 8 月 14 日发给彼得·蒂尔的电子邮件。

  蒂尔和黑斯廷斯通过发言人拒绝了置评请求;两个人都没有质疑邮件的真实性。目前,两个人都在 Facebook 董事会任职。

  在 Facebook 集团内部,另一个著名的特朗普支持者勒基并没有继续留在公司。去年 9 月,The Daily Beast 在一篇报道中指出,勒基一直在暗中资助一家支持特朗普的政治组织,该组织叫做 Nimble America。随后的报道和社交媒体上的一些帖子指责勒基资助一些人制作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段子,在互联网上疯狂传播。

  勒基的公司是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被 Facebook 收购的。他在Facebook上发帖称,这些报道歪曲了他的观点,但他仍然为 Oculus 受到负面报道表示了歉意。

  根据三位内部人士的说法,在与员工达成一致后,勒基离开了 Oculus 办公室,以便使争议平息下来。这三位内部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他们签署了保密协议。根据勒基在内部论坛上发布的一条消息,去年 12 月,在短暂地回到办公室之前,他曾对同事说,他决心留在公司。《纽约时报》对这条消息进行了评论。

  不过,到了 3 月底,Oculus 表示,勒基已经不在公司了。

  Facebook 女发言人重新宣读了公司之前的声明,称勒基的离去与他的政治主张无关。勒基拒绝对他离开 Facebook 一事发表评论。

  硅谷的一些知名人士对于科技行业过于强烈的政治一致性感到担忧。在 5 月的一段播客节目中,风险资本家马克·安德里森(Marc Andreessen)表示,他在硅谷只听说过特朗普的两个支持者:蒂尔和勒基。

  安德里森是 Facebook 董事,曾在去年支持希拉里。他表示:“当人们感觉自己完全无法表达个人思想时,他们会怎样呢?”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题图来自Pexels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好奇心日报,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