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瘫”大姐每周去看病 司机抱她上下车近三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19 07:23

  “我秋收往车上搬苞米都没这么费劲。”一句玩笑话引来车上所有人的笑声,却让自尊心强的徐大姐偷偷抹起了眼泪,因为股骨头坏死行动不便,上不去车的她求了半天,才有乘客帮忙把她抱上车,“要是每次都这么为难,透析就不去了。”

  可改变了徐大姐这一想法的,是一位好心的客车司机,看每周都要坐车去医院透析的她上下车费劲,这个司机主动帮忙抱她上下车,这一帮就是三年。

  股骨头坏死去透析成难题

  45岁的徐凤娟说,她十多年前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行动不便,随后的股骨头坏死更是让她连出家门都费劲,“就是蹭着走,平地都费劲。”

  随后患上肾衰竭必须要做透析,徐大姐不得不从居住的义县瓦子峪镇曹家屯村,去30多公里外的义县医院。2014年11月8日,徐大姐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县医院透析时,登上客车的半米距离和车上的三级台阶成了行动困难的徐大姐的难题。丈夫抱着她上下车,但是一来回多出来的16元车费和午饭,让一家人犯了难。

  一家人想办法,这边上车让丈夫抱上车,到义县让徐大姐的弟弟在车站来接,车费节省了,两边的人都要算着时间去车站接送,一下又耽误了俩人。

  求外人帮忙徐大姐抹眼泪

  一次弟弟临时有事,徐大姐求司机帮个忙,可司机只打开车门看着她,并没有帮忙的意思,就这样司机开着车门等着,徐大姐自己又上不去车僵持在站点,最后车上的一个男乘客主动帮忙,因为不得要领,费了老大劲才将徐大姐抱上车。

  为了缓解气氛,帮忙的人随口说:“我秋收往车上搬苞米都没这么费劲。”一句玩笑话引来车上所有人的笑声,却让自尊心强的徐大姐偷偷抹起了眼泪,徐大姐说自己本是个要强的人,不愿意开口求人,没想到第一次求人就这么为难。

  “要是每次都这么为难,透析就不去了。”徐大姐心中默默地下了决心。

  司机主动帮忙她放心看病

  因为摸准了去医院的透析时间,每天早上8时多到县里,4个小时透析后下午3时多返程,徐大姐固定坐早上的第一班客车——义县第一运输责任有限公司司机何长卿的车,每天从马家沟到义县客运站,十分钟后再从义县出发至阜新。

  因为每星期都固定时间来回坐两趟,时间长了徐大姐一家跟何师傅也熟了,聊天中得知徐大姐的情况,何师傅主动说,“不就是上下车吗,我帮忙就行。他该打工打工该侍弄庄稼就下地,上下车的事交给我。”

  徐大姐说开始还有点犹豫,自己的病得常年去医院,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早上徐大姐还是让丈夫送,下车和回程上车都交给了何师傅帮忙,有时丈夫实在有事不在,徐大姐还会和何师傅解释一下,说今天的两次上下车都得让他帮忙。

  何师傅每次都是说“没事。”这让徐大姐心里踏实了不少,一转眼到了第二年,只要看着路口是徐大姐一人等车,何师傅都是啥话不说就下车帮忙,徐大姐说这回外出看病心里有了安全感,不担心了。

  每周增加一次透析司机免车费

  一晃三年,每当客车行驶到曹家屯时,何师傅都会下车,从背后双臂抱紧等车的徐大姐,先使劲让她上车,随后何师傅踩在同一台阶上,上车后再重复三次上三级台阶。为了减少徐大姐往车后走的距离,售票员——何师傅的爱人安兰卿都会将自己的座位给徐大姐坐。

  以往都是一星期去透析两次,随着病情加重,需要一星期去三次时,徐大姐犹豫了,家里本来就不宽裕,要不忍着就透析两次?“有水不敢喝,有时渴急眼了就抱着水瓶子哭。”

  何长卿两口子想到她家境困难,一个月仅透析就要花一千多元,干脆免了她坐车来回的16元钱。原本徐大姐打车往返于义县客运站和县医院,何师傅想了个办法,让徐大姐到客运站先不下车,去阜新时再停在县医院门口,这让徐凤娟每天又省下10元打车钱。

  何师傅说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在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就几级台阶也不累,也就是耽误点时间呗。”他了解了徐大姐一家的难处,并表示会一直帮下去,“这样她爱人也能放心出去打工干点活,挣点医药费。”

  3年来她和司机一家成亲人

  由于透析是固定的每周二四六,不论节假日,去年的春节赶上过年前一天要透析,而何师傅的客车这时候已经开始休息,想到打车去不仅价格高,年前打车还费劲,徐大姐正准备托人找车,没想到何师傅主动打来电话。

  徐师傅告诉徐大姐,虽然客车停了,但他们一家人要提前一天到县里过年,他可以顺路带着徐大姐到县里,这样她在弟弟家住一晚第二天就能去医院了。徐大姐说虽然对别人来说是件小事儿,可对她来说真是救命的帮助。

  徐大姐说何师傅只要有事不在都提前告诉她,“如果没提前知会,不管刮风下雨车都会出车、帮忙。”这周四何师傅要去外地提车,两次透析的时间他都不在,但他提前告诉徐大姐别担心,他不来也会事先找好帮忙的人,不会耽误她去医院。

  <徐大姐说三年来她曾给何师傅送礼,可对方没收,现在两家人在一起都不当对方是外人,“家人有时候还有脾气呢,可何师傅一次都没有,都是笑呵呵的,我不会说啥,我们已经是亲人啦。”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