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中美经贸摩擦中的农业问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10 04:47

  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一直以来是我国农业的基本政策。我国农业贸易体量巨大,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农产品贸易国。目前,大豆、食糖、棉花等农产品,中国都是全球最大买家。农产品贸易的发展有效缓解了国内农业资源环境压力,保障了国内供应和市场平稳运行。中央农办副主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开放的大门,包括农产品贸易在内的开放大门,只会越开越大。

  韩俊表示,农产品贸易在中美经贸关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中美双方加强农产品贸易合作,有利于促进两国农业发展。

  中美农产品贸易有很强的互补性,整体保持上升态势

  美国农业现代化水平很高,竞争力很强。扩大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一直是美国拓展海外市场的重点。在中美经贸磋商中,农业一直是核心议题。2017年,我国自美国进口农产品241亿美元,占我国农产品进口总额的19.2%;向美国出口农产品77亿美元,占我国农产品出口总额的10.2%;我国对美国农产品贸易逆差达164亿美元。

  韩俊说,中美两国农业资源禀赋不同,农产品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美国土地密集型农产品优势突出,而中国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优势明显。2017年,我国从美国进口大豆价值139.5亿美元、畜产品价值29.2亿美元和谷物价值15.1亿美元。我国向美国出口的农产品主要是水产品价值32.2亿美元、蔬菜价值11.5亿美元和水果价值7.7亿美元。

  韩俊表示,随着人口的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今后对农产品进口的需求是巨大的,积极扩大农产品进口是中国的既定政策,这对全球农产品出口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蛋糕。我们希望中美农业贸易能够健康发展,美国农民能够分享中国扩大农产品进口的蛋糕。美方置双方已达成的共识于不顾,不断升级贸易摩擦,我们坚决反对。中方不愿与美方打贸易战,但面对美方所作所为,中方不得不出台必要的反制措施。如果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很多国家有意愿、也完全有能力来取代美国在华农产品市场份额。我们注意到,美国农业界对此深感担忧,希望通过谈判化解两国贸易分歧。

  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利益,我国对自美进口的部分农产品采取反制措施

  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我们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理性处理中美经贸问题,在农业领域不得不采取了必要的反制措施。到目前为止,我国公布了两批对自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

  第一批反制措施。2018年6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对中国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征税,对160亿美元商品将从8月23日起实施征税。美方公布的加征商品清单不包括农产品。作为反制措施,中方发布公告对美国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包括农产品在内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征税,其余160亿美元商品与美方同步实施加征关税。此次征税共涉及517项农产品,2017年自美进口总额约210亿美元,主要包括大豆、谷物、棉花、肉类、水产品、乳制品、水果、坚果、威士忌酒和烟草等。

  第二批反制措施。2018年7月11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的措施。8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声明称拟将征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对此,中方决定,将依法对自美进口的约600亿美元产品按照25%、20%、10%、5%四档不同税率加征关税。第二批对美征税清单商品涉及387项农产品,2017年自美进口总额约29亿美元,主要包括生皮、植物油、蔬菜、咖啡、可可制品等,已经涵盖了绝大多数第一批未征税的农产品。

  韩俊说,目前,中方已经实施的第一批征税产品涵盖自美进口农产品的近九成,美国对华出口量比较大的农产品,如大豆、谷物、棉花、猪肉等产品均在其中。中方的反制措施是在广泛听取意见、认真评估影响后提出的,是理性和克制的。对中方而言,由于进口来源多元、进口市场广泛,对自美进口农产品加征关税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今后,有关部门将对反制措施效果进行评估,力争把反制措施对国内生产生活的影响降到最低。

  采取反制措施导致的大豆进口缺口,不会对我国食用油和畜禽养殖产业产生较大影响

  进口大豆,一是满足对食用植物油的需求,二是满足对蛋白饲料的需求。韩俊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现代畜牧业的发展,我国对食用油和蛋白饲料的需求持续增长。但是我国土地资源有限,很难让我们在保证小麦、水稻等主粮产品基本自给的同时,还能保障大豆等其他土地密集型产品的有效供给。

  韩俊表示,目前国内大豆的产需缺口为9000多万吨,需要依靠国际市场补充。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产量在1亿吨左右,但其国内消费量有限,一半左右依赖出口国际市场。

  目前,我国大豆需求仍呈增加趋势,国内供需缺口较大这一趋势仍将存在。2017年,我国饲料消耗1.05亿吨蛋白类原料中,豆粕占7230万吨。中国对美采取反制措施,自美大豆进口会大幅度下降。一些人担心可能在短期对我国食用油、畜禽养殖饲料供应产生一定影响。

  韩俊认为,为了防止产生联动效应,增加国内食品价格上涨压力,我们进行了周密而充分的准备,可以说,我国完全有能力应对美国大豆进口减少的缺口。一是积极拓展大豆进口来源。二是通过调整饲料配方减少豆粕用量,应用配制新技术降低蛋白类原料需求,并增加其他油籽和粕类进口,弥补豆粕缺口。三是加大其他食用植物油供给力度。四是完善大豆扶持政策,提高国产大豆综合生产能力。

  美方若不断升级贸易摩擦,其在华农产品市场份额将受到极大削弱

  我自美进口的主要是大豆、棉花和猪肉等大宗农产品。美方2018年7月6日公布实施了第一轮加征关税产品(340亿美元)目录,作为反制,我国对包括农产品在内美国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

  韩俊表示,受到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影响,美国农业受到冲击是可以预见的。尽管美国白宫和农业部宣布将实施最高120亿美元的农业补贴计划,但美国农民仍将面临失去几十年努力开拓的中国市场的风险。

  大豆是中美农产品贸易最重要的产品。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7月预计,2018年度全球大豆供需基本平衡,美国大豆产量11779万吨,比上年减产1.5%。2015—2017年,美出口我大豆占其出口总量的59%。据此估算,如无贸易摩擦,2018年度美对我大豆出口量将在3000万吨以上。而自7月6日我对美大豆加征25%关税后,我企业已基本不再采购美大豆。2018年10月份开始,美大豆将陆续上市,我国对美进口大豆加征关税的影响也将逐步显现,美将面临大豆价格下跌、出口压力增大、出口周期拉长等问题,给美国豆农带来损失,也会给美大豆国际贸易和产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据监测,自4月上旬我宣布拟对美大豆加征25%关税后,美大豆期货价格已累计下跌近20%。

  2018年7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称,欧盟同意进口更多的美国大豆。欧盟28国2017年估计大豆进口量1365万吨。2012—2016年欧盟自美大豆进口最高只有550万吨。据OECD—FAO预测,未来10年欧盟大豆进口量在1300万—1400万吨。欧盟大豆不可能全从美国进口,即使全从美国进口,也根本无法解决本应进入中国市场的几千万吨美国大豆的出路。

  7月19日美国众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也反映出美国农业各界人士对失去市场份额的担忧。美国大豆、谷物、乳品、肉类、水产品、水果和坚果等行业组织在华经营市场多年,才获得如今在中国的市场份额。

  韩俊表示,中国农产品市场竞争激烈,如果中美经贸摩擦不断升级,美国农产品在中国市场面临更高的成本,其市场份额必将受到极大削弱,其他竞争对手不会坐失良机,将占据美国失去的市场份额。如果其他国家成为中国可靠的供应商,美国将很难重新获得市场。这正是美国农业界最担心的,他们不希望在承担关税影响的情况下,长期收益也受到冲击。

  美国大豆出口协会首席执行官舒特尔说:在中国,我们花了36年培育大豆市场。巴西农业部长马吉说:巴西有能力将大豆种植面积翻倍(目前为8500万英亩)。美国农业界更看重的是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正如美国小麦协会等代表今年3月份给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写的信中讲的:失去的市场份额极难重新夺回!

  美加征关税,对中国农产品出口美国将会有一定影响,我国将积极寻找替代性市场

  美方7月6日公布的第一轮加征关税产品(340亿美元)目录中,不包括我出口农产品。美方7月10日公布的第二轮加征关税产品(2000亿美元)目录中,包括我绝大多数出口美国的水产品和果蔬产品。

  在水产品方面,美国是我第二大水产品出口市场,2017年我对美出口水产品分别占我水产品出口总量的12.8%、出口总额的15.2%。水产品是我输美主要农产品,出口额占我输美农产品总额的42%。美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涵盖我全部输美水产品(对虾、金枪鱼、鳟鱼、鲇鱼、比目鱼、罗非鱼、海鲈、鳕鱼、鳗鱼、螃蟹、龙虾、生蚝、扇贝、贻贝等产品及相关制品)。

  韩俊说,这些产品我对美出口额较高,对美出口依存度较高,特别是罗非鱼、虾类、蟹类、贝类等产品,短期内难以找到其他替代市场,可能受到一定的影响。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会同有关部门,指导相关生产者积极开拓国际替代市场,加强打击走私力度,引导调整养殖品种结构,便利国内流通销售,扩大国内消费,将所受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果蔬产品方面,美国是我第五大蔬菜出口市场和第三大水果出口市场,2017年我蔬菜和水果对美出口额分别为10.7亿美元和7.7亿美元,分别占我输美农产品总额16.4%和11.7%,占我蔬菜、水果出口总额6.9%和10.9%。美公布的加征关税清单有超过200种的果蔬产品,涵盖我对美出口93%的蔬菜产品和99%的水果产品。预计征税将对相关果农、菜农的收入和就业产生一定影响。

  韩俊表示,考虑到国内消费吸纳能力较强,且今年以来国内果蔬产品价格普遍走低,此次美加征关税对我果蔬产品出口的实际影响还有待观察。下一步,我们将一方面从生产端提高果蔬产品品质,提升市场竞争力,拓展国内消费市场;另一方面积极拓展农产品出口渠道,加大果蔬产品等优势农产品出口促进力度,最大限度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

  韩俊认为,当前,我国农业发展的主要矛盾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需要在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中加快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后,该出口的要尽力出口,该进口的要主动进口,这是我们明确的政策导向。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再次向全世界发出了开放合作的强烈信号,农业对外开放是大势所趋,是符合我国农业发展方向的正确选择,我们将坚定不移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积极、稳妥、有序扩大农业对外开放。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11日 02 版)

(责编:岳弘彬、曹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